法律功課|王藝樺、林逸心:給創作者的製片與合約指南


法律功課|王藝樺、林逸心:給創作者的製片與合約指南

在這次的講座中,短片實驗室邀請到兩位從事製作、法律實務多年的老師——近年來投入影視開發、目前在公共電視節目部戲劇組擔任製作協調工作的王藝樺,以及為影視藝文界提供法務諮詢與建議的林逸心。兩位老師從影視相關機構談起,分享台灣的政策發展與補助資源,並以製作端角度出發,提供與會的創作者們,如何與各方溝通的建議。

 

 

|創作自由與框架

 「我今天想跟大家談談,創作者在『以政策與法律作為規範』的框架下,如何與之互動的過程。」畢業於台藝電影系理論組、南藝音像藝術管理所的王藝樺表示,在她的求學時期,比較少有機會討論、了解影視的政策與法律,這也促使她至澳洲進修電影管理相關的的課程。

 

「在澳洲的時候,老師給我們看禁片,不只是看到有許多創作者想突破禁忌,」王藝樺強調,「另一方面,也需要思考社會從宗教的角度,或是暴力、兒少保護等無形邊界,如何落實成明確的規範。」但這彼此是個互動過程,交流對話而形成社會的演進。

 

「單停在一個領域時,有些問題是無法解決,需要從更大的框架去思考。」在二十年的職涯中,曾歷經影展、行銷、策劃、製作等工作的王藝樺,以其過往經驗為例,提醒大家在思考創作自由與法律規範的同時,也需要多面向地考量產業、政治、經濟、科技等發展趨勢。

 

|台灣政策發展方向

 王藝樺回顧台灣的影視政策發展,事實上與國家的政治與經濟環環相扣。從1980年代前,強調審查與管制,到90年代民主自由轉型,逐漸鬆綁管理力道,再到21世紀初,台灣以「台灣、澎湖、金門、馬祖個別關稅領域」名義加入世界貿易組織(WTO)打開經濟壁壘,同一時間,雖然南韓也加入,但兩者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——南韓以保護的角度,強力扶植國內影視與文化產業;台灣則開始向國際開放農業與文化產業,並沒有銀幕保護政策。

 

「雖說如此,台灣同時也推出補助與輔導金,」王藝樺認為此一政策在台灣特殊的國際狀態上,有其重要性,「在被國際孤立下,影視人員得以有政府資金上的支持,同時也能維持技術面的成長。」

 

「此外,包含到近幾年串流時代來臨,許多跨國媒體強勢入侵,有國家的支持非常重要。」王藝樺提及政策發展過程,「確立座標」的思考角度——從各個媒介的狀態、文化影視展業的變化,到科技技術的改變,根據「座標」的位移,調整管理的方式。

 

「文化的政策與法規,忌諱很僵硬,如果立法人員不了解相關產業,就可能會制定出僵化的規定、法律。」王藝樺以澳洲的情況說明,「像是澳洲原住民是共有文化,與智慧財產權的私有文化基礎相衝突,該持續性地了解與尊重,並發展新的互動框架。」

 

|補助與輔導金從哪來

 「文化部底下有幾個單位,跟影視作品的補助有關,例如『影視與流行音樂產業局』中的電影組、廣電組。」王藝樺表示,還有流行音樂組其實也可以關注,只要是節目、電視電影等影視作品中,主題曲、配樂跟音樂創作有關,可能就有機會申請到流行音樂補助,「當然,以音樂為主題的MV拍攝,也可以申請。」

 

「另外還有文化內容策進院,也提供促進投資、融資的管道,並跟財務健全的公司開發新項目,向國際上銷售與推廣作品。」

 

「常見的還有地方政府補助,例如高雄拍、高雄電影節、台中動畫影展,或是新北市的紀錄片、短片影展等,如果作品的特質有跟地方特色結合,也可以申請獎金、補助,或是參與影展、尋求場景拍攝協助,管道非常多元。」

 

回到目前從事的「影視開發」工作,王藝樺認為公共電視如今補助與輔導的資源與種類非常多,「從大家熟知的學生劇展、人生劇展,到近年的多部不同類型的戲劇以及劇本開發,甚至也有漫畫改編電影劇本。」

 

王藝樺強調,許多機構都有提供教育課程,從短片實驗室、影委會的製片工作坊到金馬創投,「雖然在參與過程中,必須把創作時間分一點出來,但也可以趁機建立自己的人脈與開發各種資源,找到未來的夥伴,或是能提供建議與幫助的前輩。」

 

「未來政策的走向,除了要面臨科技的快速變化,以及跨國資本的挑戰,以及敘事方式的改變,身為創作者該去思考的是如何跟各個機構有良好的互動。」王藝樺也理解,當代的創作者很不容易,要不斷去爭取補助與認同,「但希望大家不要容易喪志放棄,在這個行業中有時候被挑選,有時候也會挑選別人,重要的是『你要真誠地跟世界講什麼故事?』以及『你要如何一步步去完成?』,同時也希望有平台能為有才華、能力,但缺少大型團隊溝通經驗的創作者建立橋樑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