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馬電影論壇 新導演談拍創作起源 最佳男主角五帥率先合體


金馬電影論壇 新導演談拍創作起源 最佳男主角五帥率先合體

金馬執委會與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共同主辦、台灣大哥大合辦、和碩聯合科技贊助的「金馬電影論壇」,23日下午在臺北文創大樓14樓文創會所舉行,「新導演論壇」邀請4位本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提名者參與對談;「表演論壇」則聚集5位今年最佳男主角入圍者齊聚,兩場皆由金馬影展執行長聞天祥主持,為本周六(25日)即將登場的第60屆金馬獎頒獎典禮提升熱度。


上午先進行「新導演論壇」,由《年少日記》導演卓亦謙、《富都青年》導演王禮霖、《愛是一把槍》導演李鴻其、《這個女人》導演阿爛一起暢談創作。


《年少日記》導演卓亦謙在香港本已是經驗豐富的編劇。電影科系畢業後,他初入行是擔任林超賢導演《激戰》的編劇助理,隔年便獲機會獨立寫長片劇本;但他坦言寫了10年劇本,被拍攝成片的僅只2部,屢屢挫折至2018年讓他萌生改行念頭,《年少日記》是他企圖轉行前,給自己能耐的最後測試,所幸一舉提名金馬獎5項大獎。


首部電影的選材,緣由他中學時有同學輕生,前一晚自己並無察覺異狀,爾後自責不夠關心,他發現香港自殺率上升、年齡卻下降,他以想回到那個夜晚撫慰好友的心念而創作此片,「不談論不吉利並不代表不存在」。卓亦謙曾在香港金像獎擔任「打字小弟」撰寫嘉賓講稿,他表示因而受益於編寫劇本對白,也因為在主席爾冬陞旗下共事,邀請其出任《年少日記》監製。


《富都青年》導演王禮霖來自馬來西亞,出身雖是相親相愛小康家庭,但自幼成長於多元種族文化的生活樣貌裡,一是因夢想能有弟弟而投射出兩兄弟扶持的故事,二因疫情期間領受政府援助金,但發現許多在地出生的孩子因身分證明問題而無法獲得補助,產生強烈感受而創作此片。


王禮霖幼時在馬來西亞即受香港影視影響,第一次進戲院是被外公帶去看《人皮燈籠》,除了看港劇也看楊麗花歌仔戲,愛音樂買卡帶,夢想當MV導演,就業如願進入唱片公司,因旗下藝人演戲機會少,乾脆當起製作人自造機會。當他帶著《分貝人生》到金馬創投時,深刻感受把馬來西亞故事分享給更多人的意義,於是再產出《富都青年》並更進一步擔任導演。


《愛是一把槍》導演李鴻其,2015年曾以《醉.生夢死》獲得金馬獎最佳新演員。他透露早已萌發能成為導演的念頭,演戲時便認真在現場注意各種職務工作,吸取養分。學生時念表演藝術演話劇;也因為學過現代舞,看待鏡框如同舞台,於是在電影裡刻意拿掉劇情,只想呈現角色狀態,不討好觀眾。


創作取材生活,因為家住金山,《愛是一把槍》七成取景於金山。他表示有次回家跟朋友聚會,被朋友借了幾萬元,得知其家人生病,賣了機車仍缺錢,才意識當代多數年輕人的經濟窘困,成為創作元素。


《這個女人》導演阿爛,編導主修畢業後打轉多年,脫離制度僵化的商業公司後,與此片文學策畫一起環繞中國流浪旅行,爾後進入女性權益倡導機構做全職工作,幾度探索女性自主思維,又因在女性權益倡導機構做過上百個訪談故事,將思考放入影像創作。


但因資金條件缺乏,電影團隊就是阿爛一個人,包辦編導、攝影、燈光及剪輯,偶爾才有一名助理前往幫忙。迷你編制給了女主角充分安全感,也讓阿爛面臨使用攝影機及收音技術的巨大挑戰,所幸她堅持的概念表達是在操控之內。


緊接著「表演論壇」的5位嘉賓出場,包括《關於我和鬼變成家人的那件事》許光漢和林柏宏、《周處除三害》阮經天、《富都青年》吳慷仁、《疫起》王柏傑。